首页 > 科技 >继飞利浦、西门子后,GE医疗也推出了数字医疗智能平台

继飞利浦、西门子后,GE医疗也推出了数字医疗智能平台

发布时间:2019-11-12 08:52:14
[摘要] 在这场发布中,ge医疗还宣布与数坤科技、医准智能、依图、图玛深维、安德医智五家本土软件开发企业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共同开发基于edison平台的数字医疗应用。继飞利浦、西门子医疗在中国推出数字医疗生态

这张照片来自通用医疗

爱迪生发明了灯泡来照亮世界,还创造了通用电气。对于127岁的通用电气公司来说,爱迪生的名字有着不同寻常的含义。

9月21日,通用医疗宣布在中国推出爱迪生智能平台,赋予爱迪生新的意义——一个新的数字医疗生态系统。

“爱迪生是什么?记住这三个字,它可以集成,可以开发,可以升级。”通用电气医疗中国首席创新官戴颖在发布网站上表示。

爱迪生平台最初于2018年11月正式发布。此前,通用电气的内部数字应用程序开发人员以及战略合作伙伴(如Avida、英特尔和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大学)主要使用该软件。十个月后,通用医疗选择将爱迪生平台引入中国市场。

戴颖告诉钛媒体,“事实上(爱迪生平台)已经在中国医疗行业做了很多验证。放射科指挥中心、云图像、云心电图、爱迪生边缘计算机现在已经在北京和上海拥有与美国同步的原型。我们今天把它作为试点的原因也是爱迪生能真正给这个行业带来价值的真实证明。

在此次发布中,ge Medical还宣布与当地五家软件开发企业,即数字坤科技、医学准智能、Itu、Tumashenwei和安得医学智能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共同开发基于edison平台的数字医疗应用。

爱迪生平台(Edison platform)集成了来自全球不同业务部门、供应商、医疗网络和生命科学环境的不同数据集,为用户提供了统一的应用选择界面,实现了对医院或云中应用的集中生命周期管理和访问。它还为开发人员和战略合作伙伴提供具有不同功能的模块化组件,以便他们能够快速设计、开发、管理、保护和分发高级应用程序、服务和人工智能算法。

飞利浦和西门子医疗在中国推出数字医疗生态平台后,通用医疗终于在中国发布了数字医疗生态平台。到目前为止,三大全球定位系统巨头将利用原有医疗设备,开始在中国市场建立数字医疗生态平台。

通用医疗全球首席数字创新官阿米特·帕德尼斯(Amit phadnis)向钛媒体透露,在过去12个月里,他在与美国各医疗机构合作、共同开发解决方案的过程中收到了三点反馈:

首先,数据集成是医疗机构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基于这一反馈,开发了一个临床数据集成平台。

其次,开发公司希望通过功能模块组件帮助他们快速启动应用程序,因此平台上有140多个不同的智能功能模块组件。

第三,如何将这些应用应用于医院的医疗系统,但它们不能改变医生通常的工作方法和工作流程。该平台可以无缝连接他们的工作流程。

然而,对于数字医学生态的布局,通用医疗却姗姗来迟。

两年前,西门子医疗推出了数字医疗平台TEAMLAY,这是一个基于云的大数据平台和医疗生态系统。在西门子医疗规划中,团队游戏平台相当于“应用商店”,可以解决标准化问题,规范不同医院的扫描参数、剂量和使用顺序。这是一个整体解决方案。

2019年2月,西门子医疗大中华区总裁王皓对钛媒体表示,TEAMLAY在全球拥有约20至30家合作第三方独立公司,连接了中国200多家医院和约数万台设备。TEAMLAY不仅可以连接西门子医疗设备,还可以连接其他品牌的设备。

飞利浦数字医学生态最关键的产品是“飞利浦星云医学成像人工智能平台”,由飞利浦公司在十多年后开发推出。2018年8月,飞利浦宣布该平台首次登陆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该平台包括isp(支持临床影像诊断,涵盖心脏病学、肿瘤学和神经病学)和isd(医学研究平台)。

因此,通用电气医疗将不可避免地被问到与其他平台有何不同?

戴颖将爱迪生平台的优势总结为两点:中国本地化的优势和世界上最大的装机容量。“通用电气和其他公司视数据为王。通用电气是世界上装机容量最大的公司。我们在市场上安装的电脑断层扫描、核磁共振成像和x光设备带来的数据对我们未来将有价值。”

至于本地化,戴颖的理解是,“外国公司总是可以充当销售办事处,销售全球资源,但如果他们真的想解决行业中的问题,他们必须在国内,充分了解当地的问题,并与合作伙伴合作,最终提供一整套解决问题的方案。”

在与中国一些主要医院的讨论中,阿米特·帕德尼斯发现,例如,许多心脏科和放射科都有自己的基于数据的解决方案。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数据是在不同的部门之间,并且没有办法传输它们。“在爱迪生平台上,医院之间的不同部门可以共享信息,并且医院中的应用程序可以在这种深度集成的同时使用。它不再是一个信息孤岛。”

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资产管理办公室主任唐高蓉表示,在医院资产管理的过程中,一个资产管理系统是常见的,同时也是医院的一个他的系统。这两个系统是完全独立的。在这个过程中,资产部门也有不同的系统,这些系统被设备部门完全分开。

唐·高蓉坦率地说,“事实上,他们之间没有渠道。这些问题导致重复输入、低效的数据输入和极其不完整的数据。”

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在与通用医疗的两年建设周期中,建立了一套系统设备健康管理平台。利用云平台技术,每套资产管理系统高度集成,并开放它们之间的接口,形成一个数据共享平台。

唐·高蓉说:“事实上,我们是在循序渐进地摸索。我非常感谢apm在整个过程中保持敏捷,这不仅带来了我们工具的创新,也改变了整个工作模式。”

资产云管理器是基于爱迪生平台开发的数字医疗应用。通用医疗中国团队根据当地需求定制的整体医疗设备智能管理和优化方案已在数百家医院得到应用。

今年年初,通用电气医疗还推出了整合“放射指挥中心”、“设备管理部署平台”和“设备异常智能预警”功能模块的新版本。其中,“放射科指挥中心”模块是通用电气基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指挥中心概念的创新升级,帮助放射科提高运营效率。

目前,基于edison平台开发的数字医疗应用包括放射科指挥中心方案、logiq e20双引擎超声、ct智能订阅、影像科成像协议和序列中心管理平台(ipm)、壁画重症监护指挥中心。

“我们不想自己建立一个系统和平台。”Amit phadnis告诉钛媒体,ge medical希望与其合作伙伴建立一个生态系统。“我们平台上的一切都需要与研发人员和合作伙伴密切合作。”

戴颖还强调,与合作伙伴共同建立的爱迪生生态系统是通用医疗数字化转型的重要一步。

易图医疗和通用医疗在几个月内完成了这一合作。双方都希望人工智能医疗成为一个新的行业,而不仅仅是一些做一些小事情的初创公司。

“初创公司的最大特点是创新性强,容易扭转局面。当市场有迫切需求时,投资研发生产产品是非常快的。我们有能力对市场做出快速反应。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易图科技医疗服务副总裁方聪认为,与爱迪生平台的合作在前端或市场层面更具创新性。除了业务方面的合作外,易图医疗服务更注重原始技术层面的创新,这是由两家公司共同实现的。

方聪告诉钛媒体,爱迪生平台的更大意义在于打开了许多门,“让我们用最有效的资源去尝试以前我们无法独自尝试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关键绩效指标的核心在于医疗生产率是否真正提高,核心痛点是否得到解决。”

“让我们认真对待人工智能,减少基础设施建设。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在这个问题上遭受了很多痛苦。”舒坤科技董事长毛新生感叹舒坤科技是一家专注于心脑血管疾病的医学人工智能初创公司。毛新生认为,医学人工智能面临许多挑战。

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上面提到的数据集成。“当我们要连接中国这么多医院设备和系统时,这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毛新生希望爱迪生能在这方面有所帮助。无论什么样的设备、哪个品牌或各种系统,它们都可以很好地连接在一起。

毛新生坦率地说,初创企业需要专注于自己所关注的事情,每天努力工作,所以他们没有太多精力去做更多的事情。但是对于医院来说,可能仍然需要从各个方面整合各种初创公司,形成一个全面的智能解决方案,这是爱迪生可以做到的。此外,在毛新生看来,通用医疗的客户群、渠道群和交付能力可以给初创企业带来很多帮助和互补性。

通用医疗是如何选择合作伙伴的?戴颖告诉钛媒体,“我们选择我们的合作伙伴是基于他们各自的专业知识。今天的5点是开始,我们未来50或500点的规模并没有被夸大。”

然而,正如戴颖坦率地说的那样,这仅仅是开始。整个生态系统是否成功取决于市场测试。它是否真的有助于市场和医院解决实际问题,是检验未来合作成功与否的标准。(本文从钛媒体开始,作者|傅蒙文)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1分钟pk10 天津十一选五投注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投注


焦点

推荐

最新

精选

© Copyright 2018-2019 ferry5.com 杨通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