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家发肥洼网>工具>“立法者”再谈外商投资法:以外资保护回应外商关切

“立法者”再谈外商投资法:以外资保护回应外商关切

时间:2019-09-10 10:24:32 编辑:

外商投资法中,共有8个条款的相关规定对外商投资保护进行明确,主要分为五个方面。

李飞介绍,“特殊情况”按照立法的原意,就是指在发生战争的情况下。这次立法延续这一规定,还是指这种特殊的情况。

孙一文、朱明叶凭借世界排名前十六直接晋级正赛,林声则凭借小组赛的优异表现顺利入围,不过在64进32的争夺中便止步不前。孙一文和朱明叶也在第二轮饮恨。

四是促使地方政府守约践诺。过去在利用外资方面,一些地方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存在的乱承诺、承诺以后不兑现、新官不理旧账这些情况,影响了在当地贯彻落实中央外资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挫伤了外商投资者的投资信心,也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和政府的形象。

对于外商比较关注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李飞认为,从制度建设来说,已有法律法规所规定的内容及保护水平是达到国际标准的,现在外商担心的主要是在法律执行方面存在的问题。一方面一些市场主体对知识产权的尊重和保护的意识还显得薄弱,存在着假冒、仿冒他人知识产权的情况。另一方面执法方面有些体制机制还不够健全。

二是规定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境内的出资、利润、资本收益、资产处置所得、知识产权许可使用费、依法获得的补偿赔偿以及清算所分得的财产,都要给予法律保护。而且可以依法以人民币、外汇汇出和汇入。

三是针对外商的关切,对涉及外商投资的规范性文件的制定加以约束。李飞说,过去,为了利用外资,除了中央制定的有关规定之外,各地方也出台了不少规范性文件。这次立法在法律当中对地方政府及其部门制定涉及外商投资的规范性文件提出了要求和约束。

五是建立和完善外商投资企业的投诉工作机制。法律规定,建立外商投资企业的投诉工作机制,协调完善外商投资企业重大政策,及时处理外商投资所反映的一些问题。

三是大力宣传和弘扬“大发精神”,助力更多深度贫困村脱贫攻坚。一方面要赋予“大发精神”更多新内涵,将创业等精神融入其中;另一方面,要持续弘扬“大发精神”,让“大发精神”照亮更多乡村,助力深度贫困村脱贫攻坚。

青瓦台相关人士表示,具体起飞时间确定后会另行告知。(实习编译:刘琳琪 审稿:李小飞)

据赵洋介绍,隧道内安装了可以对电缆温度、负荷、接地电流、局放及隧道内环境等进行在线监测的装置,通过通信电源网,把监测数据实时传输到电缆公司的电缆精益化系统平台,运行人员和值班员可随时掌握设备运行状态和数据信息。

“当时我一边照顾妻子,一边叫来服务员,问及饮料情况,但旁边的服务员并未解释,只是拿起饮料闻了一下,就趁我们不注意,将饮料扔到垃圾桶里,好在被我们发现捡了回来。”唐先生说,当时看到妻子难受,他们就直接打车将妻子送到长乐区医院急诊。

报道称,日本政府虽然不打算同意就日韩共识磋商,但会继续开展日韩政府间对话。柑橘“共识也受到了国际社会肯定”的立场,日方将不废弃共识,继续强烈要求韩方予以履行。鉴于东北亚局势等原因,日本政府有意避免让日韩关系极度恶化。

2、切断有危险地带的室外电源,暂停户外作业;

李飞介绍,除了各级政府设立的外商投诉工作机制之外,法律还专门规定,如果由于政府行为使外商投资企业的利益受到侵犯的,还可以通过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等途径进行解决。“现在在外商利益保护方面,救济措施还是比较完善的。”(完)

这次调整前,腾讯的战略和组织架构形成于6年前的上一次变革。

外商投资法规定,制定规范性文件应当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没有法律、行政法规依据的,不得减损外商投资企业的合法权益或增加其义务,不得设置市场准入和退出的条件,不得干预外商投资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这些规定都是为了营造高水平的外商投资法治环境所采取的必要措施。”李飞说,

“对于这一点,中国最早在1986年制定外资企业法的时候,首先写入了这样的条款。这也是针对外商来中国投资担心被国有化或者被征收所作的有针对性的规定。”李飞着重强调,作为基本原则,对外国投资者的投资不实行征收,只是在特殊的情况下,可以实行征收或征用。

三个半小时的中共十九大报告,给王惠贞委员心中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感动。

马祖认为,当今各国经济的相互依存度很高,单方面采取施压手段不能解决问题,对话沟通才是解决之道。坚持多边主义,尊重各自利益,遵守全球经济发展规律,是对话解决经贸摩擦的原则。

“近几年修改了相关法律,加重了处罚的幅度,在民事赔偿方面,也加重了民事责任。这需要有一个过程,国家不断加大执法的力度。”李飞说。

同时,《条例(修订草案)》规定,急救车应当专车专用。急救网络医院、急救站(点)不得擅自中断或停止提供社会急救医疗服务,不得擅自减少急救人员。社会急救医疗不得采取个人承包、变相承包等形式运营。依法开展的社会急救医疗行为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干扰、阻碍。

中新社北京5月11日电(记者梁晓辉)中国3月通过外商投资法,成为外商投资领域一部基础性法律。作为全程参与该法立法过程的“立法者”,全国人大宪法法律委主任委员李飞近日在接受集体采访时,再次着重谈及该法涉及外资保护的内容。他说,为了体现外商投资的关切,针对当下所存在的问题,立法作出了一些有针对性的规定。

城镇非私营单位包括国有单位、城镇集体单位、联营经济、股份制经济、外商投资经济、港澳台商投资经济等单位。2018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全国共调查约167.5万家,就业人员1.73亿人。

据《太阳报》报道,12日特朗普接受该报专访时,称梅所提出的“商业友好型”脱欧计划将使英国与欧盟的关系过于紧密,如果英国“软脱欧”的话,美国将选择与欧盟而不是与英国打交道,那么美英之间就不会有自贸协议了。特朗普还抱怨梅首相没有听从他的建议,“她不同意,她不听我的……现在的情况太糟糕了”。

此次指导意见强调竞争中性原则,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其中特别提出,最大程度实现准入便利化。

义乌是由国务院批准的县级市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单位,于2012年成立国际贸易服务中心,提供行政审批、公共服务、中介服务等全方位“一站式”综合涉外政务服务。图为2018年8月中旬,两名外商正在助理的协助下办理业务。中新社发刘佩琦摄

李飞说,针对这样的问题,一方面法律强调,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地方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作出的政策承诺和订立的各类合同,不能超越法定权限。另一方面,一旦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作出了承诺和签订了协议,必须要履行,不能随意地改变。

首先是产权保护。李飞说,加强对外商投资的产权保护是延续此前“外资三法”的规定,明确国家对外国投资者的投资不实行征收,只是在特殊情况下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对外国投资者投资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实行征收征用的时候,应当按照法定的程序来进行,并且及时给予公平合理的补偿。